資訊頻道

《大話之少年游》點映會觀后感 網易被“罵”得不冤!

網易大概又要被玩家們“破口大罵”了。

——明明可以靠做動漫吃飯,偏偏要去做吃力不討好的游戲。 

也許是《七日之都》、《陰陽師》PV里,對二次元脈絡地深刻把握,也許是《鎮魔曲》、《新大話西游2》里,對情感故事淋漓盡致地刻畫,總之,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,“網易不去專做動漫真的太可惜了”這個梗,就成為了很多人聊到網易游戲時,常會被提及的標簽。7月25日在廣州舉行的《大話之少年游》點映會上,長達一個小時左右的《大話之少年游》動畫,無疑又再次強化了不少人對此的認知。 

動漫改編游戲的案例多如牛毛,游戲改編動漫的案例卻很有限,更不用說在這上面愿意投入了三四年的時間去打磨,有這功夫,多出幾個游戲,他不是更香嗎?準備了四年之久的《大話之少年游》動畫片點映會,除了廣州外,也在西安、鄭州三地同時進行。在此之前,對于這款大話的專屬動漫作品,全平臺的預約人數已經超過了120萬。 

雖然距離《大話之少年游》動畫片8月15日正式上線各大視頻平臺,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但僅在廣州點映會現場,就有不少來自天南海北的游戲玩家,通過線上報名,千里迢迢而來,只會一睹為快!

那么,《大話之少年游》是個值得一看的好動畫片嗎?

對玩家們來說,我覺得是的。

相較于大家平時刷的動漫番,《大話之少年游》大概會有些許的不同。或許將之看作是一部超長的游戲CG會更有味道一些。

四年前,《大話西游》游戲項目正式官宣了《大話之少年游》動畫片的劇本創作。

到2017年,作為《大話西游》游戲15周年的獻禮,《大話之少年游》動畫的概念先導片正式上線曝光。

2018年的大話品牌發布會上,《大話之少年游》上線了第一集預告,并初步安排了定檔時間。

2019年,《大話之少年游》在B站上線追番專欄,開啟正式上線前的最后一波預熱。 

今天,《大話之少年游》動畫片終于不再跳票,即將在所有人面前,揭下自己神秘的面紗。

《大話之少年游》動畫片的制作,按照今天在點映會的爆料,并沒有像其他一些作品一樣被外包給第三方,而是直接就由游戲官方團隊和動畫團隊攜手打造。故事的整體劇情,有玩過《大話西游2》的玩家們或許會很熟悉,主要是以稱號任務“食嬰鬼”為引,進而過渡到整個三界。雖然首發登場的游戲角色僅有只手之數,但卻隱隱折射出了多條并進的人物情感線,可以充分滿足各種CP黨的胃口,比如姐妹情深的“狐骨”組合、一文一武的“劍生”組合、純情的“狐遙”組合以及擁有最多粉絲的“飛劍”組合等等。

但透過只言片語的臺詞,你或許又會發現,《大話之少年游》的世界觀并不是一個單純的是和不是的故事。所以,在某個情節里,你可能還會喜歡上有點小溫馨的“虎骨”組合。這其中的精神內涵,大概就是《大話西游》系列游戲這些年來一直所強調的那一句“仗劍江湖十余載,歸來仍是少年樣”一般吧? 

應該來說,游戲和動漫作品之間,天生就是可以相互彌補的一對。游戲就像是一個身材姣好的美女,而動漫就是凸顯這個女子氣質的妝容。游戲內大量的文本和過場動畫,其實并不足以讓一個游戲角色的人設非常圓潤,但動漫卻可以補足最后一塊短板。《大話之少年游》賦予了《大話西游》系列游戲更多的表現張力。在一個小時的觀賞時間里,現場屢屢出現的爆笑聲,便是最好的證明。

或許,這就是丁磊、沈磊、夏磊、吳磊這個“全磊組合”所帶來的特殊加成效果?

從點映會來看,顯然《大話之少年游》動畫片算得上是成功的作品。這種成功同樣表現在很多個方面。從某種角度而言,這可能也是對80后、90后甚至是00后三個不同層次玩家層的一種側面寫照。

比如已經被一些玩家玩壞的《大話之少年游》表情包,生動地制作水準之下,應運而生出了一些年輕玩家的腦洞,所以你可以看到“逍遙式無語”、“骨精靈式舔屏”、“狐美人式吃驚”等趣味表情包。

 

一些在游戲中永遠看不到的名場面,也可以在這里面得到滿足,比如狐美人和逍遙生兩個純情少年差點就成功的屏幕初吻。

如果你愿意再往深了探究,你甚至還能在《大話之少年游》里挖掘出更多的內涵,比如虎頭怪登場時的一身著裝,從護臂、護肩到裙甲、脛甲等,其實暗藏著中國古代甲胄文化的傳承。

四年的匠心,你還可以在《大話之少年游》動畫片的很多細節里感受到,比如隨風搖曳毛發細絨、沾水后泛著水光的衣物等等。 

如果,你是大話玩家,那么推薦你去看《大話之少年游》,因為這樣,你的游戲之旅才算更加圓滿。如果你是ACG愛好者,那么建議你去看《大話之少年游》,因為這樣,你會對當下的國漫,有更加深層次的了解。

這樣看,網易挨的這個“罵”,好像也并不冤?

展開全文

免責聲明:本文圖片源自網絡,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。

搞趣網發布此文僅為傳遞信息,不代表搞趣網認同其觀點。

推薦閱讀

免费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